Vanguard中国投资主管:明年全球市场面临四大风险 投资回报更低

热门资讯 2019-11-29

来源:陈怡达 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


导读:

Vanguard董事总经理、中国区投资组合主管陈怡达近日在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CWM50)第七届年会“当前形势下的资产配置与投资策略”主题论坛上,分析与展望了2020年全球经济及市场情况,并对资产配置与投资策略提出建议。他认为,资产配置在未来十年充满挑战,在做资产配置的时候,不应着眼于提高收益,而是要预防风险。以下为发言全文:


Vanguard在美国主要做公募基金业务,是美国最大的公募基金公司,管理的大部分都是个人长期投资,所以我们看资产配置的角度,也是用一个比较长期的维度。


谈到资产配置,就必须要看到对市场的看法。关于市场的长期走势,我们比较倾向于用结构性因素分解市场变动的原因和理解市场的异常现象。长期结构性因素包括全球人口结构(老龄化人口占比和人口增长速度)、负债水平(全球债务水平与财政空间)、科技(技术革新速度和网络效应)、全球化(贸易全球化、思想碰撞、新冷战可能性),它们解释了目前全球经济矛盾性问题的原因。比如自动化应用增多,但劳动力仍然短缺;劳动力短缺,但通胀水平还是这么低等等,往往都可以用长期结构性的因素来理解。


我们对于全球经济及市场的展望分成三个维度:第一,全球经济增长;第二,政策与利率;第三,全球资产收益。全球贸易形势的紧张,地缘政治的不确定性,经济政策的不可预测性提高,加上主要国家财政刺激效果的减缓,我们预测明年经济还是处于缓慢下行的轨道。因为下行轨道越来越明显,从政策利率的角度来看,全球主要政府与央行的鸽派情绪升温,利率处于低档;连带影响到全球资本市场预期风险更大,回报更低


就以上三方面展开说明。


对于2020年经济增长的预测。我们去年就预期经济增长会减缓,但是今年全球经济的整体表现比我们的想象还要差一点,主要是因为刚刚提到的贸易形势和地缘政治的不确定性导致全球工业生产的周期比较差。基于此,我们预测明年,也可能是今年第四季度,全球经济增长应该会到比较底部的阶段,明年可能会有缓慢的上升,但是总体还是低于过去的水平。主要原因是贸易摩擦不仅包括贸易,还包括全球的科技、制造、意识形态等短期无法缓解的问题。我们认为,未来这些不确定性以及政策的难以预测性将会成为一个新常态。为此,包括个人需求、企业需求在内的全球需求都可能会受到影响,进一步影响到供给面。


货币政策方面,今年下半年和上半年有很明显的改变,上半年央行还在一路加息,或者准备加息,下半年纷纷转向为货币刺激政策,主要还是因为经济增长前景转差,希望通过降息把低于预期的通胀带上来。现在全球劳动力处于短缺状态,但是通胀还是一直低于预期,希望降息有这样的效果,能不能生效还有待观察,可能短期内会对市场的情绪产生安抚效果。


我们认为,2020年投资人仍需面对四大全球风险,包括:持续性的贸易紧张局势、美国经济衰退风险、中国经济急剧放缓、英国无协议脱欧。我们预估这些风险事件的概率,除了第一项60%以外,其他都低于50%。我们认为持续性的贸易紧张局势是一个大概率事件,主要是因为它不仅是贸易摩擦,还牵涉到更广泛的层面。

微信图片_20191129091422.jpg


对于中美贸易关系的基本预测,我们更关注的是溢出效应,而不只是对商品本身的影响,更多的是投资的限制、科技的输出,以及制造业方面的竞合关系等等。这些都在我们的预测里面,不过是很难量化的。上图提供给各位做一个参考。


回到经济增长情况。我们认为,美国应该不会进入所谓的技术性衰退,其2020年GDP大概会有1%左右的增长,相较于长期的基本的GDP增长2%来说,还是属于比较差的增长率。对于中国的经济增长,今年大概担心是否会低于6%,我们认为明年还是会处于温和增长的情况。欧洲方面,德国已经形成了实质上的衰退,尤其它是以制造业为主,出口为导向,这方面受到全球贸易形势紧张的影响特别大。但是整体上,除了德国与意大利,欧洲其他主要国家,包括法国、西班牙,比较以内需市场为主,相对下滑的情况还不是那么大。所以我们对欧盟经济增长的预测还是正向的,大概是0.5%左右。


新兴市场方面,我们对于不同地区有不同的预测。拉美国家和部分欧洲新兴市场国家受到地缘政治和全球贸易关系的影响也比较大,现在已经看到经济受到影响的情况。亚洲新兴国家,尤其是本地市场比较大的国家,如中国、印尼等,我们反而觉得比较乐观,在经济上面能够有比较稳定和坚挺的表现。


关于利率的部分,我们在10月初的时候就预测美国今年应该还会再降一次息,这也发生了。我们觉得一直到年底之前,再度降息的概率不高,但是明年应该还会有1-2次降息。美国今年降了三次息,主要都是说所谓的预防性降息,我们觉得明年的降息就不是预防性降息了,实际上是真的要为了防止经济下滑的风险,支撑通胀达到预期目标所做的降息。欧洲已经降到了负利率,我们认为还是会持续下去,明年可能会降大概10个BP左右,而且还会有额外的量化宽松的额度出来。


对于当前的货币政策是不是有效,如果加上一些财政刺激是不是能够有效地填补货币政策的不足,我们持保留态度。


过去最有实力执行财政刺激的是中国,但当前政府用更长期的方式看待经济发展,着眼的并不是短期的经济刺激,也兼顾到长期的经济质量,以及金融体系的稳定。从现行的政府的种种措施和绩效来看,更多的是让经济软着陆的措施,不是大幅刺激上行的措施。


过去国内在实行财政刺激的时候,往往会有溢出效果,全球经济会受益。全球GDP的变化往往跟国内社会总融资增长的变化成正相关的关系。由于政府还是对社会总融资进行比较有意识的掌控,所以,我们觉得中国的刺激政策对于全球经济增长的帮助不会像过去那么大。

微信图片_20191129091642.jpg


市场方面,大家一直担心美股的估值偏高,的确是。大家一直用开普衡量市场估值,我们把它加了一个公允价值,因为我们觉得开普在低利率的环境下,很有可能会高估估值,我们把这个参数加进去以后,可以看到红色这条线目前还是相对中位数,是在比较合理的估值范围之内。但是,我们觉得过去支持美股上行的估值扩张在未来几年不会存在了,反而可能会呈现一个估值收缩的情况。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调低了对于美股未来增长的预测。


总的来说,我们认为未来会进入低通胀、低利率、低资产回报的环境。悲观的消息,我们可以看到未来10年,分散风险60%的股票,40%的债券组合,大概有不到5%的回报率。大家可能会希望比如说增加一些高收益的股票、债券,或者多加一些通胀保护的债券等等。但我们看到,从长期来看,对于资产回报的回升可能不会太有效。


我们的想法是,未来大家在做资产配置的时候,可能不应着眼于提高收益,而是要预防风险。


发言内容根据现场速记整理

未经演讲者本人审阅


 

返回
顶部

法律

财税

投顾

评估

金融

仲裁